书本中文网 > 玄门道师 > 第四十章:大祸临头

第四十章:大祸临头

    灯,是赌场里的黑话,用来抓老千的,同理,放在道法界里也是一个意思。

    游走各地江湖术士靠着些小伎俩吸引大批的观众,实则有人混在观众中观察“山货”,山货其实就是有价值的人目标,有些人阴年阴月阴时生,对于道法界的高手来说看出来就是一眼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些江湖术士心怀不轨!我看向王发财,他还是一幅期待样儿,两眼恨不得发光,我真是怜悯这些人,要是被选中了,喊天都没用,徐先生三番五次的人告诉我不要介入人斗,太凶险了。

    很快,随着竹板轻快的拍打节奏响起来,众人猛吸一口气,我看表演开始了。

    但却没有人上来,相反,一只蛤蟆从屏风后边跳出来。

    这只蛤蟆嘴里还衔着一只金溜溜的碗。

    蟾蜍抱碗,吉利,众人乐呵一声拍手叫好。

    但我却觉得背后凉飕飕的,死死盯着那只蟾蜍笑不起来。蟾蜍抱碗,用的好,吉利,招福来禄。用的不要,杀气,杀浩然正气,蟾蜍抱碗一出,按照能量学说,这是能聚正能量的人东西,按照堪舆说,这是能够杀正气。

    气一杀,周围谁的命格好,命格差,就看的一清二楚了。

    那我……卧槽,我的命格和我妈一样,这不得吓死他们。

    完了完了,没想到这一出。

    我只能祈求这些人道行不高,看不出来我的命格。

    天狼冲命,这是桐山掌门也不明白的命格,不会这么背吧,被这些人看出来。

    应该不会,应该不会。

    只见,这只蟾蜍跳到台子中间,突然两眼一瞪,嘴里的今晚掉下来,当着所有人面碎成了两半!

    我浑身僵直,你不要搞我好不好!那只蟾蜍瞪的眼,就冲着我。

    而且,那金碗是纯金的,裂开的纹路没有半分做假。

    金碗碎成两半,这踏马的不吉利啊,在场的都是老板哪受得了这些,一下子我看周围人的脸色都变了,王发财也是板着一张脸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老板来说,看热闹是看热闹,但讨个好彩头更香,彩头没讨到,讨了个丧头。

    明显,屏风后边人也意识到不对劲,连忙走出来一个身穿白褂子的中年人,带着墨镜,赶忙把挑眼的蟾蜍和金碗抱走,他带着墨镜,但我敢肯定,他扫了一眼观众。

    完了完了,真的在这个地方出事了,这些人该不会对我下手吧,真是天不给面走大路都撞树,喝凉水都塞牙。

    这个中年人快步走回屏风后边,下边的老板们不乐意了,有人闹着。

    “我干你妈,老子花钱不是来看你奔丧的!”

    “你踏马是故意的吧!信不信老子砸了你这台子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片片骂声盖过一边,兴许是屏风后面那些家伙也觉得不好,一下子,另外一个穿着灰瓜子,带着小宝帽的矮个子中年人走出来,也不说话看模样装的跟哑巴似的,就对大家咧嘴抱手,就跟拜年似的。

    他这模样,比啥都看着喜气,那股气质在哪,就跟财神爷一样,不简单啊不简单。

    立马,这“小财神爷”小步走回后头。

    这一刻,我简直是五雷轰顶。

    “小财神爷”的步子,走的跟十年前徐先生一模一样的人步子。

    这叫“莲花步”,桐山都没有的步法,我问过徐先生这是哪学来的,他也不说,桐山中只有这种步法的记载,只说是灿若莲花来,百辟诸邪开!

    我一度怀疑这是我妈交给徐先生的步伐,因为徐先生是跟随我妈的。

    这些人怎么也会莲花步?

    很快,新的看头来了。

    两个浑身亮金金的猴子一蹦一跳走出来,手里端着碗,跟跳马戏似的蹦到台子中间,弄不好还以为是马戏团,各种动作令人拍案叫绝,不过邪的地方在于。

    这两只猴子一上一下,上边猴子张开嘴,下边猴子也张开嘴,让人大跌眼镜的是,上边那只猴子吐出一个翡翠玉珠,然后又被下边猴子吞进去。

    众人愣了一瞬,随即排山倒海般的掌声响起来。

    金猴吐珠,好家伙,这些老板还不高兴死。

    果然,一个个老板当纸地往台子上扔红钞票,王发财也扔,一个赛一个高兴。

    我看着不简单。

    刚刚的金猴吐珠,是倒斗这一行的技术。

    金猴就是个牺牲的畜生,土夫子训练能够吞吐玉石的猴子,在下斗的时候,在猴子腰上绑上一根红绳,猴子带着玉石往斗里去,由于猴子敏捷,能爬善跳,很多节骨眼不能看到的死角猴子都能摸一遍,带回来的玉珠上就能探明凶邪。

    要是出事了猴子死了,也能用红绳拉出来,取出胃里的玉珠,里边啥情况也能摸清楚。

    我唏嘘,这些人到底是什么角色啊!怎么连倒斗的人都有!

    徐先生跟我说,道师和土夫子一般井水不犯河水。

    土夫子其实和道师也有交集,他们下斗也容易撞邪,遇到麻烦事儿,请道师出面解决是不少的事,土夫子自己也学点道法,解决斗里的事儿,但是他们哪点道法跟道师闭起来就是皮毛,所以一个土夫子的队伍,往往会有一个道师坐镇。

    难道说,这次红人大酒店请来的,其实是一个土夫子的队伍?

    猴子表演完了。

    那个白褂子的人又走出来,这一次他可是带着人带着两个膝盖大小的女童。

    “阴奴!”

    我惊讶的差点喊出声音来,顿时一股火气冒起来,这阴奴隶可不是好东西!我捏着骨头作响,但我这个时候不能发作,我在这里势单力薄。

    我镇定下来,看过去,能两个“女童”,其实不能说是女童。

    因为我会看脸相,那两个“女童”其实是成年人,这可不是得了侏儒症。

    这是被从小抓起来,养在一个缸里边,日复一日的当狗养,缸里面放上五毒,胡白黄柳灰泡的尸水,而且这个缸,就跟“鬼住坛”一个道理,他们会在缸路边放一只鬼。

    这下,寒气,鬼气,阴气,常年泡着,道师又用法子吊着她们的人命,就能长成这种畸形,按理来说不论是什么命,什么八字都能这么做,养出来的东西是一种很阴的“阴奴”,比煞费苦心找纯阴之体不知道是好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我愤怒啊,这可不是一个好手段!简直是天怒人怒!

    这些人简直是丧尽天良啊!这就是我为什么很生气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的表演居然是开始变得蛊惑人心!她们居然是在施展一种幻术!!这种幻术来源于她们的气!这是很可怕的这已经不是看热闹了。

    我看向周围,忽然悚然,周围的这些男人,眼底里冒着“绿光”,直勾勾的。

    这些人迷了心智,就跟赌博一样,按照能量学说,这些人的人正能量已经在这一刻流完了,全是负能量。

    这些表演的人到底是要干什么?

    我为了不暴露,也装成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阴奴只是一个开胃菜,让周围正能量流掉才是目的,真正的大戏不在这里。

    那个白褂子男人再次出现了,他抬过来一个丧事用的纸人,然后用一块黑布盖住,他又走回去了。

    我看着这一幕,觉得这家伙可能要开始道法的表演了。

    果然,随着竹板的声音再次拍打出来,那个黑布下的纸人开始动了!

    妈的。

    我忍不住暗骂。

    从开场到现在,用的都是一些邪门歪道!就没一个正术!

    这个纸人一出现,明显是阴魂附体。

    看似是表演,其实是在挑人,周围正能量散尽,等于阳火黯淡这个时候不下手,什么时候下手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表面对于这些看不到深处杀机的普通人来说,那就是奇事儿,一个纸扎的纸人,居然在黑布下动了!由于刚刚的令人血脉喷张的表演,现在没有一个人觉察到场上的人诡异!

    头两场表演讨眼球,把观众死死定在这里,然后借着两个阴奴表演一些下流的节目,让这里的正能量流逝殆尽,杂七杂八的最容易生出龌龊来。

    剩下来的人,让纸人里的阴魂挑选“正主”……

    好手段,可以说整个所谓的表演就是一场陷阱,这些可怜的人还浑然不知。

    我背后流着冷汗,想到绝对不能让这些人得逞。

    天师棋没有反应,说明场面还在我的应对之中,我就可以放开手脚施展施展了。

    我把右手藏在袖子里,捏住指决,嘴里念出一句咒。

    立马,人群里闪过一道青光。

    那纸人突然机械的摆住,不动了。

    接着啪的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我在心里得逞的一笑,我治不了你们,还治不了纸人里的阴魂不成?

    下一瞬,让我毛骨悚然的事情发生了。

    我感觉数道目光朝我引过来,这些目光比毒蛇还毒。

    我跟掉进冰窟窿一般浑身很冷,因为我想到了一点。

    徐先生说的,人斗人,鬼见了都害怕,徐先生三番五次嘱咐我不要斗法,可能是杀身之祸。

    我居然情绪之中,忘记了这句话!

    糟了!这些人要干什么?!

    易水寒云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    

  http://www.bookszw.com/79/79792/27183592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bookszw.com。书本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ooksz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