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本中文网 > 玄门道师 > 第五十一章:阴界曲婉

第五十一章:阴界曲婉

    轻铃摇水似的悦耳声音跃然而来,我浑浑身却跟掉进了冰窟窿一般,在这种地方能对我说话的还能会是有谁。

    但是当我转头看到她倾世颜姿的时候,把这种危险感一下子扔到脑后。

    面前人儿斜倚着一把白纸伞,身上素装胜雪拢住盈盈腰身,葱白手腕上用红绳系着一对银铃铛,铃铛是声煞是好听,她眼若皓月生光,肤白岂撒盐差可拟?我见过最好看的女人应该是我妈,但是比之这女子也要黯淡一丝,她踩在微雨的青石板上,比画里的还好看。

    她的神采恰到好处,丝毫也让我感受不到现在站在我面前的就是一位阴灵!

    我恍然回神心底里又恶寒,对眼前女子不动声色的提防。

    我用谨慎客气的口气试探的问她:“姑娘是?”尽量伪装成我只是一个迷路的路人,根本不知道这里是鬼世,免得招来杀机。

    她盈然稍笑,低低的人声音很悦动,比之银铃更加轻灵纯粹。“公子你不认得我嘛?”

    我眨眨眼,这下我真的迷惑了,她竟然说我认识她,可我什么售时候认识的呢?我怎么不记得我认识这么一个美丽的女子,而且还是一个阴灵!

    我摸着天师棋,此时天师棋却是没有任何的反应,我心里放下一块重石,只要不是天师棋,那我就有足够的把握面对面前这个“女人”。

    我问她,我是怎么认识你的?

    她笑而不语,柔然的笑能融化我心底里任何的坚冰,但是我心里却更加警惕,这个阴灵实在是太厉害了,要不是天师棋没有信号,我也绝对会对她辛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她轻掩朱唇贝齿笑说,公子,今日一见短暂,尔来机会少有,便向你引荐一人可好?

    我更加一头雾水,向我引荐一人?谁啊?

    看向她,我愣住了,面前根本是没有任何一个人,更加没有刚才的那个“女子”,但是空气中还飘荡着淡淡的玲珑声响,我想她应该是刚走,确实是阴灵无误。

    思量的时刻,我背后突然发冷,好像是一束冷冰从我脚底爬上我脊梁!

    糟糕,背后有东西!

    我机械回头,一尊巨大的青龙黑刀矗立在我面前,银晃晃的,光是这刀的杀意就让我浑身毫毛倒竖,更不用是说执掌这把青龙黑刀的主人!足足两丈高,浑身披挂玄铁重甲,以斑驳铜锁结扣,赤须银盔盖首,一张凶神恶煞的青面獠牙映入我眼底。

    杀意浑浑!这是劈阵斩马的大将!

    凶将!

    我想要了这个不寒而栗的名字,世上凶险之物数之不清,然而在阴灵中,亦或者是在地府里,有着超乎常鬼的存在,那就是阴将,鬼将,凶将,这些都是身前肆马疆场的人屠,就是鬼见了都害怕,更不用是说亡故后的凶浑孽气成就的阴将了。

    鬼将这种东西,整个桐山中,也只有道法最为顶顶的几位才能抗衡!

    遇到,就跑!

    师兄们告诉我……

    可我现在,面对这尊鬼将的时候,他们去却没告诉我能不能抬得起两脚!

    我现在就是连双腿的都不听使唤,这尊鬼将光是杵在我面前,就比得一座泰山压在我肩膀上,连喘息都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这位鬼将身后,乌泱泱一片的“村民”跪在地上,战战兢兢的。

    我以为我死期到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咯咯咯戊商你可不要吓坏这位公子,否则是我也保不住你啊。”

    媚动笑声从鬼将高大身躯后头传来,随着妩媚笑声,一把青折扇首先出现在我视角中,挽住青折扇的是一个青衣女子,长发慵懒的披在娇嫩肩胛上,随来望我的眼神也是娇媚。

    “是,曲娘。”如此恐怖威压的鬼将居然转身对那青衣女子作礼,更加让我难以置信地是它还对我抱拳作礼。“公子,老夫方才唐突了。”

    我讪讪笑,这尼玛这么厉害的鬼将的礼我可是受不起,不过我却对这位女子更加感兴趣,究竟是什么身份,居然能够命令这么厉害的鬼将。

    我悄悄看她,盯准了就觉得眼前迷糊,非常晃神。

    她折扇掩饰笑容走来,我刚想打个招呼,却不料她身形下一刻居然已经到了我身前,玉手一捉,她好像绕了我一环,再出现我面前的刹那,她手里多了个扎眼的东西。

    天师棋子!

    她指腹摩挲天师棋子,笑的淡然媚雅,似乎是认得这枚棋子。

    这下我心底里翻江倒海啊,就刚刚拿一下,我身上最厉害的法宝,天师棋子居然已经落在她手上!这是多厉害的凶灵啊!

    天师棋可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至宝之一,就算是只有一枚棋子也是威力莫大,怎么能这么简单就被她取走了?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“我曾经也遇到过拿天师棋的人,确实厉害,不过一枚棋子也太少了。”她眉眼转向我笑着说,把棋子放回我兜里。

    我浑身僵硬,动都不敢动,拼命冒冷汗。

    她一双青眉媚眼扫过我额头顶,有咯咯咯笑了,跟银铃似的。“你不要这么紧张啊!别那死丫头又怪我,真的是,害呀你叫我曲婉就成。”

    死丫头?方才那个白衣女子?

    而且,您这么牛逼我怎么敢直呼您的名字呢?旁边的鬼将可不知道是比我厉害多少。

    我保守想,还是叫曲娘吧能不叫就不叫,万一让人家不高兴了就咔嚓了我,这种级别的人物有几个人好脾气?

    而且,我想她刚才说的话,似乎她和天师棋交过手,不知道是和白旗的人胡家,还是黑棋的莫家,反正都不好惹。

    她折扇拍了拍戊商的厚甲,说。“戊商,请他去桃花亭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戊商夫弯腰作揖,随后对我拱手。“这位公子,请。”

    我跟在曲婉后边,她走路起来,屁股扭的那叫一个花枝乱颤啊,真是夺人心魂,杀人不眨眼的凶器。

    但是我马上听见曲婉笑着说:“那死丫头总说我屁股大,吴公子别看了,那死丫头得跟我急咯咯咯。”

    我顿时翻白眼,卧槽。

    

  http://www.bookszw.com/79/79792/27183603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bookszw.com。书本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ooksz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