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本中文网 > 玄门道师 > 第八十九章:傻子死了

第八十九章:傻子死了

    上报了这件事情,李家四人,都沉重的叹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我上报了,也就意味着,这件事情会在今晚,送到道法界各大名门的案牍上,接下来的几天,道法界的力量将会介入飞玉桥。

    八阴聚首,这是极其厉害的阴变,可以堪比皇朝凶灵,否则当初朱元璋也不至于派出宫廷道师整整一只家族入驻于此。

    安叔问,现在有没有查到那个杀人灭口的凶手到底是谁?

    结果很明了,李家到现在,也查不到那个人是谁,连寻求DNA检测都没有任何的结果,这件事情,对于他们来讲,就跟普通人遇到闹鬼,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    那么到这里,就算是线索断了。

    屋子里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我脑海里此时向的却是,八阴聚首,和尸祭有什么关系?在密水奇门的时候,方子宁那只断手抓住的婴儿尸体。

    那可能是一场浩大的尸祭,而且那场尸祭,不仅仅是尸祭,还是一种凶兆,意味着绝世凶灵出世,只有这样,咒毒才能在短时间内侵蚀方子宁整只手。

    按照密水奇门的说法,是在两天前失联的……

    那么也就是说,两天前,方子宁还到达过这里。

    我抬头,问众人,有谁知道方子宁?

    “三天前,他来过我们李家,但是被我们打发走了。”贵老说。“这件事情,和他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我说。“两天前,密水奇门和方子宁失去联系,并且基本断定,方子宁已经在马姑村遇害。”

    贵老拍手臂说:“怎么可能?我亲眼看他走出了村?怎么会在我们村死的?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说:“并没有说在马姑村内遇害的,但是一定在这一带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把断手的事情告诉李家,直觉告诉我,对这些人要提防一些。

    我问:“方子宁来这里,有没有说什么?”

    贵老说:“他问起了新娘子的名字,问她现在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这话让我和安叔都瞬间清醒了,方子宁作为沿水县城的走山道师,怎么会问起马姑村七个月前已经死掉的新娘子的事情?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……难道,方子宁早就掌握了马姑村的事情?这不可能啊,要是他早就掌握了,为什么不上报道法界?而是只身来到这个凶地,甚至连密水奇门都不知道他的目的。

    太蹊跷了,太蹊跷了。

    我说:“贵老,大长老,明天能否,让我们去勘探一下八阴聚首的所在地,以及新娘子和新郎的故居。”

    贵老面露难色说:“八阴聚首,目前还尚可一看,但新娘子和新郎的故居,她们生前的遗物大多是按照习俗烧掉了,已经封闭了大半年,我们都已经再三探查过了。”

    我摆摆手说:“没事,只是一探虚实,马姑村要和道法界交接,我们也正好做好这个交接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都已经这么说了,李家四人也没有办法拒绝我们,答应了我的话。

    我脑壳实在是痛,有太多的线索交织在一块,形成一个乱象,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,在目前我所知道的线索里,一定有一个能够把一切的杂乱无章的事件串联起来!

    并且,我现在还得刻意提防一件事情,那就是斗法。

    现在,马姑村可能不只存在一个心术不正的道师,一是那个凶手,那个家伙害死了村长一家人,保不齐会对我们这些外来的调查者出手。

    而是制作乌金浇骨的人,是村长?还是说不是村长?如果是村长,他为什么要这么做,我不太相信一个道门的族长会做出报复社会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太多了,事件真的太多了。

    今夜的会谈,基本上就是到此处为止了,村里给我们安排的住处就是这个房子,李向朝说他会派人镇守在这宅子的附近保护我们。

    但我信不过他,果然等他们走后,安叔就开始着手布置道法我跟他一对,想的差的八九不离十,都对这个明宫李家不太信任。

    他们……怎么会查不出凶手哪怕一点线索?

    总之还得靠自己,在宅子里不仅仅是挂上了黄符铜钱,还布置了铜铃防止有人潜入,我们睡在楼上,天窗大开,防止有人放毒。

    第二天鸡鸣之刻,村里又出事了,我们刚被鸡鸣吵醒,村里就敲锣打鼓的。

    出事了。

    村子里还是一如既往的死寂,就算是敲锣打鼓,也仅仅只有一些身手矫健,应该是道门之人的年轻人出来。

    我和安叔出门,就撞到一个准备前往集合的明宫李家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我和安叔问他出什么事情了,这个年轻小伙子很急,连忙说了几句,出人命了,然后就跑向村头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很急,远远看到贵老搀扶着李向朝王往村口去。

    事不宜迟,我和安叔立即跟上去,还没有到村口就听见撕心裂肺的哀嚎。

    这声音很熟悉,我走到村口,就看见在河边的柳树下有个老婆婆在哭,我逐渐是放慢脚步,抬头看柳树上,赫然挂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就是那个傻子。

    他现在巨大的身体,就挂在柳树上,但是挂住他脖子的只有一根柳条,细细的柳条,而且还是长在树上的柳条。

    死的不平常啊……有鬼在作祟……

    我心底里感觉到寒冷,除我之外,所有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,这一幕明摆着就是鬼杀人。

    一个这么大的胖子怎么可能被树上一根柳条挂死?

    啪的一下,那根柳条断裂,傻子的身体轰然砸下来,明明是应该脚朝下,但是头却着地,当场血溅三尺。

    那个熟悉的老婆婆哭的连声音都沙哑了。

    赤裸裸的威胁,挑衅,警告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还说起那个胖子的顺口溜出卖了七个月前的事情,今天就被灭口了。

    马姑村内有内鬼……

    我这下,觉得四周所有人,都可能是凶手,这是从来没有过的心寒,来自身边某个人,可能手中就藏着一把刀,要杀死自己。

    人斗人,最是惨……

    这个傻子就是个例子……

    贵老上前招呼人手说:“赶快入棺,尸体不能在这里过夜。”

    立马几个年轻人上前抬起尸体,拉开哭的已经快昏倒的老婆婆。

    听旁边人说,这傻子虽然傻,但是他们家的独苗,老婆婆就剩下这一个亲人。

    我心中不忍,这他妈是什么世道。

    很快就有人抬着木板棺材来,很简陋的棺材,把傻子放进去后,李向朝画了几张黄符贴在棺材内壁,在胖子的舌头下置了一块铜钱。

    这是为了防止尸变。

    用钉棺材板用的是桃木钉,捆尸绳绑住的棺材。

    来抬棺材的人我居然认得,是我来马姑村的路上,见到的那一些个抬棺人,不过面相都有些老。

    我问贵老,这是不是你们李家的道师,贵老说不是,他告诉我一个很可怕的事情。

    那就是,现在明宫李家的道师都不能离开马姑村,否则必死无疑,把棺材抬出去的抬棺人都必须是正经的普通人家。

    我意识到,可能事情已经发展到比我想象中还要严重。

    明宫李家的道师不准出界,是因为这里的阴变不允许,下一步就是起阴,屠村。

    我环顾四周,荒凉的一片,脑子里还不清楚其中的杀机……但是我知道,杀机可能已经很近了,再晚一些,这里可能真要出大祸……可现在,道法界可能才刚刚对这件事情进行讨论……道师派到这里来可能也得有一两天。

    除非密水奇门的人来这里……否则只能是指望调查黄素毛僵的左师兄……但这么大的阴变,他来,又能起多大作用。

    天亮,匆匆吃过早饭后,贵老带我们前往新郎的故居,是村西的一处不起眼的小楼房,近看已经很破败了,门锁上都是灰,墙壁上是没有人打理的杂草,使了很大劲才砸开门锁。

    贵老告诉我们说,新郎家本来是有他父母的,但是自从出事后,他父母已经搬离了马姑村,现在音讯未知。

    生死未卜……可能已经遇害,当然我们要往好的地方想,就算是有人作祟,但只要走的远,天高海阔,尽早脱局就有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这个宅子,已经很久没有人来了。

    进入之后,贵老引导我们来新郎的房间东西大多已经搬空,只有一些照片啊,报纸,日常用品这种杂物随意堆积在地上,早就已经蒙尘了。

    我和安叔仔细找了找,什么线索都没有。

    贵老看我们什么都没有找到,跟我们说,这个房间他们找过没有百遍,也有二十遍,当初烧掉的东西都是再三清理的。

    实在是找不到什么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们只能出来,看院子里的布置,和寻常的马姑村人家的布置差不了太多,都是一些道门中的避凶趋吉。

    当我们以为什么收获都没有的时候,我前脚走出门,后脚跟就要抬起来的时刻。

    我怀里的天师棋,发烫了。

    我急忙退出脚步,贵老和安叔见我模样,一个疑惑,一个脸色凝重。

    安叔问我怎么了,我对他说附近有大邪之物!

    贵老一下子如临大敌,他连忙问是什么。

    当在此时……

    

  http://www.bookszw.com/79/79792/27350050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bookszw.com。书本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ooksz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