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本中文网 > 名剑侠隐 > 第三十八章 大战来临

第三十八章 大战来临

    展无恤又到蔡城各处办其他的事,一路上所见无不是兵马调动,战车轰鸣,士兵们气势高昂。但是从城中百姓的眼神中却又是不尽的彷徨 ,对即将到来的战争,充满了恐惧。

    展无恤办完事已是黄昏,回到住处,看到莫无琊正抱着展赤走到门口。两人相视一笑,展无恤紧走两步,伸手擦拭莫无琊额上的汗珠,帮她梳理有些凌乱的秀发。

    “琊儿,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辛苦,你才辛苦呢。”

    “孩子们安排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都安排好了,就在蔡公府附近的一个地道中。”

    展无恤答应一声,仰望天空,已是繁星点点。他又看看展赤,小脸蛋红扑扑好似秋天的苹果,已然睡熟。他真希望没有这场战争,多陪着妻子、孩子在一起,过着安详的日子。

    展无恤长舒一口气,说道:“蔡城的大军已开赴城外,我得再去城墙上看看,你跟赤儿先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莫无琊道:“不,你已经好几天没有休息好了。你不回去我也不回去,你去哪我就跟你去哪。”

    展无恤无奈的摇摇头:“真拿你没办法,说着拉着莫无琊的手回到屋内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天还没亮,展无恤独自起身,要到城墙上查看。当他路过城门时,看到有人群在那附近,黑压压一片,手中拿着长短不一的兵器。展无恤快步赶过去,一看,原来是蔡诚的两干百姓,其中领头的就是昨天那个被打的汉子。那汉子见展无恤过来,首先迎上去:“展先生,我带了这些人,全部愿意跟着您守城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来的这么早?”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,他们都开窍了,怕被落下,这不兵器都自己带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展无恤道:“随我上城墙。”

    从城墙下望,近处,左中右三军灯火通明,分列排开。尤其是中军,阵势威严整齐,灯光最亮。神火兵发出的火光,更是染红了周围的大地,就像泼了一地的血。中军中间有一座巨大的高台,犹如一座小城楼,上面插着一只巨大无比的纛旗,这边是熊弃疾坐镇指挥所在。

    在远处,山地起伏,有闪闪亮光,与天边的晨星融为一体,并不时传出阵阵鼓声。尸兽卒越来越近了。

    展无恤默默的道:“明天将是一个不同寻常的日子,你们要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石固过来:“展先生,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“这些人都是蔡诚百姓,其中一些你也认识。他们就交给你了。”展无恤道。

    “喏,来,都跟我来,列好队…..”

    展无恤看着他们,明天就要大战,突然想起了莫无琊。他回到住处,看到莫无琊还在熟睡,像是没有发觉自己出去过。展无恤心情繁杂,无法入睡,他望着窗外,阴云遮月,微风渐起,孤树摇曳。展无恤来到院中,远处的城墙格外的黑,又特别的近,仿佛伸手就能摸到。城墙上的士兵,是他新招募的,都是普通百姓,尸兽卒攻城的时候,他们将是最后的屏障来保护他们的家人。如果没有这场战争,他们也该正在熟睡的梦乡中吧。

    展无恤思绪万千,突然想起了师兄费无极。他现在是蔡公身前的红人,是各国群雄的倚重,真希望他的神火兵能击退尸兽卒,让老百姓少些牺牲。他又想到卫冲,这个男人吞炭毁容,只是为主报仇,何其忠义,令人敬佩,但是他只为报仇,却无视尸兽卒来袭,这又算什么?偏偏他说的仇人是师兄费无极,对此展无恤心乱如麻,毫无头绪。

    展无恤长舒了一口气,不再多想:大不了和公子罢敌再大战一场。他回转身,不知何时莫无琊已经站在他的身后,身上多了一件衣服,展无恤竟没有知觉。以展无恤的功力,就是一只蚊子落到他的衣服上都能察觉,今晚,展无恤的心事太重了。

    莫无琊微微浅笑,安慰道:“又在想尸兽卒的事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能不想,要怎样才能破公子罢敌的无限循环生命体之术,我实在是想不出任何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任何人都有弱点,我们一定能找到破解公子罢敌不死之身的方法的。我相信你,恤。”

    展无恤握住莫无琊的手,得到妻子的肯定,便是他最大的欣慰。二人进得屋内,展无恤道:“昨天我见到一个黑衣人,他吞炭毁容,自称是孔氏一族的家将,说大师兄杀了孔先生,要杀大师兄为主报仇。我不知道是真是假,也不知道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“一切事情总有水落石出的时候,不要让这些束缚了自己。”莫无琊道:“既然你我都无睡意,不如我们喝一杯如何?”

    “好呀!宜言饮酒,与子偕老!”展无恤随口说出一句诗经。

    莫无琊笑笑,拿过酒,为各自倒了一杯酒,二人一饮而尽。莫无琊直觉,酒中略带酸咸,原来是展无恤的一句“宜言饮酒,与子偕老”使莫无琊无比感动,她什么都没有说,全明白展无恤的心意,这一生能和展无恤在一起,死而无憾。所以莫无琊饮酒时,眼泪不自主的落入酒中,混在一起,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三杯酒过后,莫无琊道:“我给你弹奏一曲吧。”自从下山以来,二人一路奔波,弹琴对饮更是无暇。今晨,云淡星稀,大战在即,无人入眠,抚琴一曲,以慰君心。

    只听琴声时而悠扬,时而悲怆,时而婉转,时而激荡,犹如出征前将士坚毅的脸庞,又如躲避在家中的妻子,孩儿无助的眼神。琴声飘荡在空中,飘入城中百姓家,母亲,妻儿听到,盼望自己的儿子、丈夫能够平安回家;琴声飘到城墙,父亲、兄弟听到,刚毅的脸上闪动着对亲人的思念;琴声飘到城外三军阵中,他们严阵以待,希望得胜归来,回家团聚。

    不久,东方见白,鼓声渐近,尸兽卒已经兵临城下不远。展无恤拉着莫无琊跑到城墙之上,向远处望去,只见尸兽卒的先锋部队已然在城下不远处驻扎。熊弃疾的三军阵型整齐,正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远远望去,尸兽卒的先锋部队黑压压一片,也分成了三个方队,有一万之众。每个尸兽卒都拿着长戈,戈尖朝天,长剑如雪,就像钢铁森林一般,它们缓慢移动,又像三只巨大的刺猬。尸兽卒步伐严整,整齐划一,每一脚抬起,又同时踩下,震得大地都在颤动。

    三个方阵不断地向前挪动,一炷香的功夫,就距离熊弃疾的方阵只有一箭之地,尸兽卒停了下来。熊弃疾见状,命令“击鼓!”一时间鼓声震天,响彻云霄,振聋发聩,蔡城中的每个角落都听得清清楚楚。三鼓过后,狐屠命令左军,田雍命令友军,费无极命令中军同时放箭。就见万箭齐发,犹如飞蝗,雨点般砸向尸兽卒先锋部队。

    尸兽卒面对迎面而来的箭雨,毫无惧色。一声令下,尸兽卒继续向前移动,只是速度快了许多。箭雨飞到,尸兽卒不断地被射中倒地,有的没有死,还在地上挣扎,没有爬两下,就被后边的尸兽卒踩踏而死。为了保持阵型,尸兽卒即便是被射中受伤,只要还能走,为了保住尸命,忍痛坚持前行。

    熊弃疾联军三箭过后,尸兽卒死伤无数,但阵型没有被打乱,两军离得更近了。只听尸兽卒阵中突然响起了牛角号,直冲云霄。接着尸兽卒阵型变化,从中走出三排尸兽卒,每排有数百之众,手中拿着弩机,对准联军扣动扳机,弩箭如风,扫射过去。第一排射罢,尸兽卒的间距分开拉大,后边第二排,第三排快步向前,原先的第二排变成了第一排,原先的第一排变成了第三排。第一排继续射击,第三排安装弩箭,尸兽卒脚步毫不停歇,如此三排不断往复变换,弩箭连续不断地射击。一时间风云变幻,只打的联军弓箭手毫无还手之力,纷纷被弩箭射死射伤。

    熊弃疾见状不妙,命令鼓手继续击鼓,大喊:“三军准备,冲啊,杀死这些尸兽卒。”只见联军弓箭手后退,几千乘战车同时出击,万马奔腾,气势如虎,利用有利的地形,冲向尸兽卒。后面跟着数万步兵,手拿长戈短剑,专杀漏网之兽。

    费无极跃跃欲试,也要带兵进攻。熊弃疾一把拉住他:“先等等。”费无极当即明白其意。先让各国兵士试探尸兽卒的战力,再决定下一步的行动。还有,更深的意思,熊弃疾先让双方杀得两败俱伤,神火兵再行出击,到时,即可消灭尸兽卒,攻占郢都,坐上楚王的宝座,又可消弱各国的军队实力,使其不能与楚国争霸,自己又可以当上霸主,使这些人不敢再向自己索要好处,真是一举两得好事。

    熊弃疾和费无极注视着双方,只见,狐屠、先戮率领左军,田雍、椒丘欣率领右军,四御率领王室及一些散兵游侠,同时从三个方向冲进尸兽卒的方阵。奔跑的轰隆声之后,突然,战马嘶鸣,士兵哀嚎。尸兽卒的长戈穿透了最前方的兵车战马,随后的战车碾轧着前方而至,立刻被战场中的死尸所阻,翻倒在地。士兵们跳下战车,长戈短剑,与尸兽卒混战在一起。

    狐屠、先戮;田雍、椒丘欣;王室四御各自在尸兽卒的方阵中杀出一个缺口,紧随其后的步骑兵士一齐冲进尸兽卒的方阵之中,双方人马完全混战在一起,尸兽卒的方阵也随之被冲崩溃。

    但是,联军毕竟是血肉之躯,尸兽卒的战力明显强于各国联军,尸兽卒方阵虽然被冲破,在一对一战杀之时,尸兽卒的强悍就显露出来,各国联军死伤渐渐多了起来,不断有人倒了下去,头断骨折,手脚飞乱。只是在狐屠、田雍、四御的高手的奋战下,才勉强与尸兽卒战成平手。

    从日出战至日落,天空都变成了一片血红。残阳斜照,黄沙浸血,死尸山积。血,映照在每个人的身上,脸上,眼中。

    行辕大帐前的巨大高台上,站着熊弃疾和费无极,它们望着前方的战场,紧锁双眉,面无表情,但一种恐惧和疯狂却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微风徐来,夹杂着血腥味,拍打着二人的脸庞,同时也传来狐屠的谩骂声:费无极你这龟孙子,还不发兵,没看到老子的人快要打光了吗?费无极微微一笑,看看熊弃疾,等待着命令。熊弃疾还是看着远处的战场,一动不动,只听到风吹衣带的声音。这时,空气中又传来狐屠的叫骂:砍死你......,费无极,操你姥姥的,还不发兵。声音是那么虚弱无力。

    费无极还是看着熊弃疾,熊弃疾还是看着远处的战场。只见狐屠站在如山一样的死尸堆上,冲着行辕纛旗又骂又跳。双方已经死伤过半。

    熊弃疾面无表情的脸抽搐一下,微微笑道:“是时候了,上吧!”

    费无极拔出承影剑,指向战场:“冲!”

    只见五千神火兵,如离弦之箭,又如流星飞坠,冲进战场。见着尸兽卒就刀砍剑削,犹如砍瓜切菜一般。战场的局势瞬间扭转。各国兵士也为之振奋,作战勇猛了许多,二三人齐力战一尸兽卒,也杀了不少。

    自从神火兵加入战阵,不到半个时辰,万余尸兽卒被杀的已所剩无几。有几只侥幸逃走,也被神火兵的神火箭一箭射杀。

    眉月若隐若现,天色黑了下来,地上的鬼火忽明忽现,断枪折戟,死马破旗,一片荒凉。清点人马,联军兵士死伤十之四五,神火兵却一人未伤。这正是熊弃疾想要的结果。

    在行辕中军大帐之中。狐屠剑指费无极骂道:“费无极,你这混蛋,为何迟迟不发兵。”田雍等人也怒目而视,看费无极有何话说。费无极就像没听见一样,坐在桌案边喝酒边吃肉。狐屠见状,更是怒不可遏,一剑消去费无极手中的酒爵,剑尖离其咽喉只有寸许。费无极还是一动不动,继续用那半只酒爵喝酒。

    熊弃疾见状,忙打圆场道:“先生息怒,费兄弟迟迟不出兵是相信狐氏一族的兵卒都是天下最勇猛的勇士,足以应付尸兽卒的方阵。”

    熊弃疾用犀利的眼神环视大家一圈,不怒自威,说道:“如果各位还在这件事上纠缠不休,就是承认你们各氏族的兵士实力不济,无法打败尸兽卒,此前在我面前夸下的海口,是在欺骗我,如果这样,你们也就无法从我手中得到你们想要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果然,狐屠听完,低头沉思不语。

    田雍却说道:“话虽如此,但是费无极掌管神火兵,也应该与我各族并一同冲锋杀敌,及早全歼尸兽卒为是,不应躲在后面当缩头乌龟,莫不是......”后面“有什么阴谋”几个字田雍没有说出口,但在座的各位也都能意会到。田雍接着说道:“我们都是在同一条船上,应该同舟共济为是,不然我们何时才能攻入郢都,蔡公又如何才能变成楚王?”

    熊弃疾哈哈大笑:“先生所言极是,我们这次发兵全是讨伐无道,正义在我们这边,是为了各诸侯和平共处,互不征伐,共尊王室。至于谁做楚王也应该按周礼,先长后幼,我只是为我的两位兄长出力而已,各位说是不是,哈哈......”熊弃疾虽然言之凿凿,在场的众人却各怀鬼胎,无一人相信。

    熊弃疾继续说道:“费先生之所以没有与各位一同进攻,是因为这支尸兽卒军只是公子罢敌的先锋部队,神火兵是在掩护各位,以免被公子罢敌包围,全军覆没。”

    听此一说,众人恍然大悟,议论纷纷。大部分人经此一战,都真正领教了尸兽卒的猛恶强悍,实在不易对付。与尸兽卒的先头部队交战各氏族兵士已死伤近半,再要面对尸兽卒的主力,不知道会有何结果,群豪都不敢再往下想,脸上都显出担忧退却的神色。想走,又心有不甘,想留,又心生恐惧。到这时,唯有寄希望于神火兵了。至此,群豪先前对神火兵不及时出击相助之事已不在计较,而隐隐然躲了一份莫名的寄托和依靠。

    熊弃疾显然已看透众人的心思,说道:“据斥候探报,公子罢敌的主力不日就到达蔡城,各位好生休整,迎战罢敌。”话音刚落,就觉得地面震动,大帐摇晃。紧接着一名斥候急匆匆跑进大帐,跪报:“报,三十里外出现大批尸兽卒。”

    “有多少?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,看样子有十万之众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那名斥候倒在血泊之中。

    只见熊弃疾手中的长剑在滴血:“胡说八道,乱我军心,不清楚还说有十万。”

    群豪第一次见温文尔雅的熊弃疾杀人,又听说尸兽卒有十万之众,不禁倒吸一口凉气,悚然而惊。熊弃疾也暗道:“十万,该如何应对。” 他不自主的将目光 移向费无极,发现在场的众人也在看着费无极。只见费无极嘴唇微动,心中也是一惊,暗道:来的好快呀,相信藏食虎也在其中吧。公子罢敌行动如此迅速,显然出乎费无极的预料。而想到藏食虎,复仇的心又起,巴不得他们早来。

    众人见费无极不说话,有齐看向熊弃疾,狐屠等人齐声道:“蔡公,我们如何应对,您说句话,我们就照办。”熊弃疾此时也没了主意,十万尸兽卒,大大超出了他的想象和心理承受能力,他现在所想的不是能不能战胜公子罢敌和尸兽卒,而是后悔当初自己不该起兵反对自己的兄长,争当这个楚王楚王。与自己的命比起来,其他的都算不得什么。

    熊弃疾听见有人问他,才回过神儿来,精神还是有些恍惚:“此事全有费先生处置。”

    众人又一同看向费无极。费无极慢慢站起身,说道:“有神火兵在,有何可惧怕。大家放心,蔡公还有五千神火兵没有出列,一共有一万。神火兵的战力各位也都见识过了,以一当十不在话下,区区十万尸兽卒算得了什么,这次由我神火兵率先出击。”

    群豪听了,精神为之振奋,有的人欢呼而起,有神火兵在前,战胜尸兽卒指日可待。

    费无极又道:“明日见阵,一鼓作气,与尸兽卒一决胜负。”声音激昂高亢。

  http://www.bookszw.com/45/45630/16535992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bookszw.com。书本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ooksz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