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本中文网 > 名剑侠隐 > 第六十四章 天外飞石

第六十四章 天外飞石

    展无恤和莫无琊离开蔡城,一路上游山玩水,好不自在。尤其是小白猿,脱离了城镇的束缚,回到山野间,他的野性顿时爆发出来。只见他从地上蹿到树顶,再从树顶之上飞跃之几十丈远的山石上,再顺着山坡往上飞奔,一会儿工夫就不见了踪影。展赤看的兴奋,挣脱莫无琊从后面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只听一声呼啸,小白猿站在山顶之上,脚下瀑布激流,他一跃而下,紧跟着在小白猿后边,展赤也跳了下去。莫无琊心中一惊,飞身而至,在半山腰抱住了展赤,再去找小白猿,已全不见了踪影。莫无琊落到瀑布湖边,怀里的展赤还在挣扎,急的哇哇乱叫:“我要找小白猿玩。”这时就见一个小白脑袋露了出来,一直朝展赤扮鬼脸。

    “你就让他下去玩一会儿吧。”展无恤过来微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就你娇惯他们。”莫无琊手稍微一松,扑通一声展赤也跳进水里。

    展无恤和莫无琊则坐在湖边,欣赏着眼前的一切,他们感觉越发的轻松自由。绿草生长,百花吐芳,山间香气迷人,不觉间已是暮春。

    这一日,展无恤夫妇路过一山野村庄,正好他们肚中饥饿,就想去村中买些吃的,连敲了数家房门,均没有人应答,这时从山村小径走来一个六十来岁的老人和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。展无恤过去问道:“老丈我们一家人路过此地向找些吃的,叵耐几家的房门,均没有人回应开门,不知是何缘故?”

    那老头看了展无恤一眼道:“说话还文绉绉的。外乡人吧,全村的人都去后山挖宝去了,到了晚间才有人回村。”

    展无恤尴尬一笑,问道:“是什么宝物,全村老幼都要去?”

    老头答道:“三年前一块冒火的石头从天而降,撞到几十里外后山。第二天人们去看,发现山上有一个又深又大的洞,而且不时地往外喷火,就像一个大熔炉。一年多以后火才渐渐熄灭。又过了一年多,洞里不再有热气冒出,我们就推出全村胆子最大的李大胆儿看个究竟。这李大胆儿一去就是三天,杳无音信,村里的人都说李大胆儿凶多吉少,必死无疑。大伙儿都要走,我说:三天都等了,就再多等一天也无妨,如果大胆儿还不出来,大伙儿就凑钱,替他照顾他老娘。到第四天,太阳落山时,大伙儿走的差不多了,李大胆儿从洞里爬了出来。李大胆儿一出来就兴奋的大喊:洞里有宝贝,洞里有宝贝,立面有一个大圆球,金光闪闪,像是金子。那圆球巨大无比,他一个人拖不动,于是村长就号召大伙儿找工具,进洞挖一条沟,让大圆球自己出来。全村人挖了小半年,终于把那大圆球拉出了洞,这不,全村老幼都去看了。那大圆球要是金子的话,一定会买个好价钱,全村可就有好日子过啦。不跟你们说了,我还要带孙子赶快去看呢。”说完背上孙子埋怨道:“就你睡懒觉!”

    展无恤虽觉得好笑,但不免也有些好奇。记得三年前展赤出生,天空有流星划过,想那老丈口中的大圆球也是天外飞石,想去看看,于是就对莫无琊说了自己的想法,莫无琊也不反对,于是二人就带着展赤和小白猿也往后山跟去。

    来到后山,看到全村数百人围在一个大山洞外,洞口山石成褐红色,周围草木不生。十多名壮汉肩扛着四条碗口粗麻绳正用力往外拉,两边有数十名年轻村民在两名老者的带领下整齐的含着号子,随时替换那些肩扛麻绳的壮汉。大约一炷香的时间,麻绳已到尽头,洞外安静了下来,就听洞口响起轰隆隆的响声,一块高宽足有两丈,通体乌黑,表面疙疙瘩瘩,而且内种透着金光的大圆石滚落出来,撞进前面不远处事先挖好的土坑里。

    众村人围过去看罢,皆都惊呼是一块奇石,吵着嚷着要把它切开,看看里面发光的东西是不是金子或玉石。这时早有几人打来工具要切开此石,其中一人手刚触到石头的表面就赶紧缩了回来,其他人忙问怎么回事,难道烫手不成?那人说道:“倒是不烫手,却是冰凉的很,比冰块还冷。”另一人不信,说道:“我在洞中也摸过这石头,温润的很,哪里像冰块了?”先前那人道:“不信你也过来摸一摸。”后一人道:“摸就摸。”说着走过去将右手放在大石上。由于用力过大,手刚放上去,果然奇寒无比,那人再想撤回来可就难了,只见那人表情奇怪,左手握住右手的手腕,一只脚蹬在大石上,使劲的往外拔。众村人见状,哈哈大笑,嘲讽那人故作姿态,后来人们觉得不对劲儿,又纷纷上前去救,可是为时已晚,那人的一只手一只脚都已粘在大石上。这时一个老者拿来一盆水,朝那人的手脚处倒下,说也奇怪,这奇寒无比的石头遇到水却变得温润起来,那人才得以脱离险境。

    展无恤抬头看看天上的太阳,高悬在空,照射大地,虽是暮春,但也热浪袭人,刚才拉绳的村人大汗淋漓,早已脱去了上衣。在此艳阳天下此石竟能发出寒气,可是它为什么一遇到泉水就会变得温润呢,对此,展无恤也甚是奇怪。他走过去,手轻轻放在石上,果然寒冷,然后他有浇上一点泉水,泉水流过之处果然又变得温润。展无恤也猜不透其中是什么情况,他细看那石,外皮乌黑似水晶一般,内种裹有一物,隐约发光,如暗夜苍穹中银河繁星,那寒气很有可能是内中放光之物发出,若不是外面包有黑石,那物的极寒之气会更是逼人。

    这时一个大汉道:“先生,看出什么门道了吗?我可要下锤了。”展无恤抱歉的笑笑走开了。那大汉一手拿着凿子一手拿着锤子,朝那大石凿去,几锤下去连一个白点也没有。另一个大汉嘲笑道:“你那锤子太小,看我这个大锤。”说完双手抡起大锤砸过去,就听一生巨响,大铁锤被弹得无影无踪,那壮汉虎口发麻,被弹出一丈远,一屁股坐在地上,好一会儿才爬起来。众村民看了又是一阵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谁那么大胆子,敢砸我们县尹大人。”众村民回头看去,就见有一人提着一把弯了头的锤子,正是刚才那大汉弹飞的那把。在他身后出现十几个人,其中一个穿着官服,官帽却是歪歪斜斜,头发散乱,其他人也都穿着差役装束,围在那人身后。

    众村人见了,都匍匐在地:“拜见县尹大人。”

    原来那官帽歪斜的人正是此地县尹。那县尹见展无恤和莫无琊依然站着,而且服饰特别,气宇轩昂,身边又跟着一只白猿,便知他们不是本地人,很可能是江湖游侠,不好招惹。县尹又一看,还有两个身穿粗布衣的村民站着,心道:那些江湖游侠我惹不起,你们两个穷老百姓还敢如此大胆,竟然见本官不跪。便怒道:“好大的胆子,你们两个竟敢拿大锤砸本官,还不跪下。”

    “大胆!”其中一个人怒道:“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?”就要上前去打那县尹,但是被旁边的那个人制止住。原来这两个身穿粗布衣的人就是楚灵王和申亥,他们两个出来时特意换了一身村民衣服,装扮成附近村民,以免太过扎眼,暴露身份。

    那县尹先是一惊,在本县之内,从来没有人敢对他如此怒喝。待他回过神儿来,怒道:“大胆刁民,敢怒喝本官,来呀,把这两个人给我抓起来。”随即就有四个差役拔剑过去。

    展无恤见此情景,站出来道:“那大锤是我扔的,不管这两位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想管闲事?本官不搭理你,你到自己窜出来,那就休怪本官不客气。把这个多管闲事的也给我收拾了。”

    接着就听见几声脆响,县尹眼前一花,过去的那四个差役手中的剑已经断为两截,其中两支剑尖插在县尹的鞋尖上。那县尹顿时吓出一身冷汗,他是退也不能进也不能,心中只叫苦:“江湖游侠不好惹呀。”

    “这回你信了吗,是不是我多管闲事?”

    “信了,信了,多谢大侠手下留情。”县尹战战兢兢,又对身边发呆的四个差役道:“还不快拔出来。”那四人才缓过神儿来,赶紧去拔剑尖,居然使尽全力也拔不动。无奈之下,县尹只好退出双脚,将鞋子留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这位大侠,我知道你武功高强。”县尹光着脚道:“但是你毕竟不是本县人,本官要处理一些本县的事务,希望你不要干涉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不欺杀百姓,我就不过问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话算数?”

    “游侠者,其言必信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县尹回头偷偷一笑,对村民们说道:“大伙都起来,本官有一件事要宣布,我大楚国新王就要登基,你们挖出来的那块天外飞石,从现在起充归国有,献给大王。”

    申亥一听,就要发怒,要说楚国的大王就在眼前,但是又被楚灵王制止。

    闻听此言,莫无琊看不过去了,说道:“你说充公就充公,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。这块石头是村民们发现的,怎么处理应由他们说了算。”县尹听了,心中大怒,在这一县之中我最大,还没有人敢跟我顶嘴,也不管什么展姓游侠,怒道:“大胆,我看你们是外乡人,不跟你们一般见识。在本县管辖范围内,我就说了算,再说,本县尹也不白拿他们的,劳苦费本县尹还是给的。你这外乡人少管闲事,不然本官就不客气了。”他的话还没说完,就觉眼前白光一闪而逝,“啪”得一声,县尹的左脸感觉火辣辣的,立刻肿起一个大包,只疼得县尹诶呦呦乱叫:“谁,谁打我。”他看四周,没有一个人动过,只有那只白猿蹦蹦跳跳,高兴地呜呜叫。县尹怒不可遏:“来呀,都给我抓起来,一个都不许走,尤其是那只白毛猴子。”一道白光又闪过,只听“啪啪......”之声此起彼伏。再看县尹与众差役,人人脸上都红肿起一边一个大包,尤其是县尹,两边的脸肿胀的更大,简直就认不出来了。莫无琊偷笑着对小白猿道:“你的身法越来越快了,像恤,你这脾气,像我。”

    一个差役对县尹道:“我看这两个人会邪术,还是别招惹他们为好,咱们还是先回吧,等那两个人走了咱们再回来要石头。”县尹不听他的,捂着脸道:“我知道二位是世外高人,可是不管是谁也得讲道理。这块宝石是在本县发现的,刚才那位夫人也说了,这块宝石怎么处置应该由发掘宝石的村民说了算,是这样吧?”

    莫无琊低声问展无恤道:“你看怎么办?”

    展无恤道:“县尹刚才说的也有道理,村民们说这块宝石怎样处理就怎样处理吧。”

    县尹听了,甚是高兴,赶紧说道:“老乡们,你们都是楚国的子民,今楚国新王登基,我们能不为新大王献上一份厚礼吗?珍珠财宝太俗气,只有这块天外飞来的宝石,正是上天赐予我们的,正好献先给我王的。不过你们放心,县府不会白拿走的,县府将拿出十金分给大家怎么样,算是给大家辛苦费。”

    村民没人说话。

    “二十金?”还是没人说话。

    “三十金?”还是没有人说话。

    “四十金?”还是没有人说话。

    “五十金,怎么样,可不少了。难道你们不愿意为新王献礼吗?”县尹最后说。

    这时一位银发白须的老丈站出来说道:“我们愿为新王献上这块天外宝石。”这老丈一说话,村民们也纷纷说愿意,这老丈便是本村最大家族的族长。

    在回县府的路上,那差役问县尹:“县尹大人,我们县府府库有五十金吗?”县尹一巴掌扇在那差役头上,骂道:“县府没有,你们自己出钱给我凑。”县尹哭丧着脸偷偷看不远处的展无恤和莫无琊:“这回自己要掏腰包了。”

  http://www.bookszw.com/45/45630/17191301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bookszw.com。书本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ookszw.com